收藏本站 | RSS订阅纳米科技-纳米资讯-纳米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生物医学 » 正文
10月11日

加科思赴港IPO,布局全球市场,KRAS/SHP2赛道全球领先

作者 : admin | 分类 : 生物医学 | 超过 12 人围观 | 已有 0 人发表了看法
原标题:加科思赴港IPO,布局全球市场,KRAS/SHP2赛道全球领先

最近关于北京加科思新药研发有限公司(加科思)预备港股上市的传言实锤终现。9月30日,加科思已根据第18A章向香港联合交易所提交IPO申请。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加科思布局全球市场的战略脉络。以加科思与艾伯维的全球战略合作为例,公司把自研产品的全球海外市场授权给有全球市场能力的国际大型制药公司,在保留中国权益的同时,分享全球市场大蛋糕,获得全球市场的高收益。这和目前中国大部分生物制药公司在做“me-too”药和“购买外国公司产品的国内授权(license-in)”模式,以中国市场为目标的策略有很大区别。

加科思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原创新药的全球同步开发,自成立至今5年多,公司发展势头迅猛而稳健,其研发管线布局非常有特色,主要是针对领域内的全新或传统“无成药性”靶点展开。此外根据其招股书和官网披露,加科思的产品布局涵盖了超过50%肿瘤病人的几大通路,分别为:1、KRAS/SHP2通路;2、MYC和RB通路;3、PD1通路(和PD1抗体合用);4、肿瘤代谢通路。此外如其招股书中突出的一点,加科思布局的自有产品间可以互相联合用药。

加科思赴港IPO,布局全球市场,KRAS/SHP2赛道全球领先

KRAS/SHP2通路,全球赛道领先

加科思广泛布局KRAS靶点领域,KRAS 基因是人类肿瘤中最常见的致癌基因,KRAS突变癌症约占NSCLC的25%、CRC的40%及胰腺癌的95%,全球具有极大的临床未满足需求。

  • SHP2项目全球领先,艾伯维授权约10亿美元,刷新国内小分子药国际授权记录

SHP2磷酸酶是肿瘤细胞中RAS信号通路的重要调制因子,作用于RAS的上游。SHP2也被发现与T细胞的PD-(L)1信号通路相关。作为重要的信号传导节点和调节因子,SHP2在多种癌症类型中发挥重要作用,拥有巨大的临床和商业开发潜能。

JAB-3068是加科思第一个自主开发,也是全球第二个获得美国FDA IND批准进入临床开发的高效和高选择性SHP2抑制剂,同时JAB-3068也获得美国FDA用于食道癌治疗的孤儿药认定。目前正在开展临床IIa期试验,以评估单药对多种实体瘤的临床效果,尤其在PD-1耐药的病人人群,从公开资料显示,加科思的产品研究进展最快。JAB-3068与PD-1抗体联用也正处于申报临床状态。JAB-3312是加科思推出的第二款高效和高选择性SHP2变构抑制剂,目前正在中国及美国临床I期试验评估中。加科思计划针对多种实体瘤开展全球IIa期临床,以评估其SHP2抑制剂作为单一疗法或分别与KRAS G12C抑制剂、PD-1抗体、MEK抑制剂联用的效果。

展开全文

随着SHP2靶点机制与临床产品的明朗化,越来越多的大药企开始进入赛道,目前几大领先的SHP2抑制剂包括JAB-3068与JAB-3312(AbbVie/Jacobio),TNO155(Novartis)及其RMC-4630(Sanofi/Revolution),无一不具有国际制药巨头的加持,可以预见的是,这注定是一场精彩的激烈角逐。

2020年6月1号,加科思与全球前十大制药巨头之一艾伯维(AbbVie) 同时宣布就加科思的SHP2抑制剂达成全球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开发SHP2项目(JAB-3068和JAB-3312)。根据披露的协定,艾伯维将获得SHP2项目的中国以外的独家许可权,加科思保留中国权益。

日前,加科思招股书披露了该授权许可的部分财务细节,加科思已在9月收到艾伯维(AbbVie)的预付款项4500万美元,后续待实现开发、商业化里程碑后,艾伯维(AbbVie)将再支付加科思至多8.1亿美元。此外根据协议中研发费用报销的安排,结合目前披露的早期全球临床开发的计划,艾伯维预计支付加科思研发经费可能高达1到2亿美元。粗略估计,这项围绕加科思SHP2项目的授权许可案总额约10亿美金,待未来SHP2产品上市后,加科思除拥有全部中国的市场权益外,还将获得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权益(即年度销售总额)的双位数分级提成,即至少10%的最低提成,估计会到15%左右。该项授权刷新了国内小分子新药的授权总额,同比大大超出美国Revolution 公司SHP2抑制剂项目授权给赛诺菲5.5亿美元的授权总额。

该项合作的一大亮点是,早期的全球临床研究依然由加科思继续开展,而相关的研究费用包括在中国的临床试验费用将由艾伯维承担,直到艾伯维开始开展后期全球临床开发和商业化,。这一点在以往合作案内并不多见,可以表明艾伯维(AbbVie)充分认可加科思的研发实力,这也将快速的推动加科思国际化研发的能力。另外,对于first-in-class的新靶点药,仅仅在中国批准可能并不容易被市场认可,在全球和中国同步开发和批准,反而更有利于中国市场的认可。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项合作也正式打开了加科思走向国际化的大门,以释放其创新药的全球价值。纵观港股多家按照第18A章上市的药企,鲜有first-in-class的全球创新药或被big-pharma认可的产品。加科思除拥有其SHP2项目全部的中国权益外,也拥有双位数的中国以外的全球的收益。这样的产品和公司在在香港按照第18A章上市的公司中是罕见的,也是新一代中国制药公司走向全球的一个突出代表。

  • KRAS抑制剂项目,布局多种突变

加科思利用其专有变构抑制剂发现平台,结合晶体结构分析与基于结构的药物设计等先进技术,目前正在开发的三个KRAS抑制剂项目,分别用于针对KRAS G12C、G12D及G12V突变,其中针对KRAS G12C的JAB-21000项目正在进行IND研究评估,拟2021年上半年向国家药监局及美国FDA提交IND申请。

加科思产品线布局伊始,便计划在临床试验中探索其SHP2抑制剂与KRAS G12C抑制剂联合疗法的更多可能性。同样2019年7月,Mirati和Novartis也已开始进行关于KRAS G12C抑制剂MRTX849和SHP2抑制剂TNO155联合用药的临床探索。不论谁先抵达终点,这都将是一个革命性疗法的诞生。加科思是目前全球鲜有的同时拥有SHP2和KRAS G12C抑制剂的公司。后面也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这个赛道,但由于小分子药的专利特征不像抗体药那样会有很大的专利空间,从以往的数据看,一般同一个靶点的小分子药,会有3到5家能真正走到上市,所以率先进入这个领域的会有先占为先的专利优势。

最新的ESMO临床数据显示,KRAS G12C抑制剂AMG 510针对KRAS G12C突变的晚期实体瘤患者的I期临床试验显示出可控的毒性和显著的临床效益。对比前段时间MRTX849遭遇的短期耐药危机,AMG 510的临床数据无疑又给命运多舛的KRAS赛道打了一剂强心针。但KRAS抑制剂易产生耐药的事实也是不容辩驳的。多个公开报告及临床前研究显示,KRAS抑制剂与SHP2抑制剂联合应用显示更强的抗肿瘤活性以及对抗其耐药性,该联用策略可能是增强KRAS抑制剂药效和解决其耐药性的最佳联合用药组合。

从加科思网站披露的信息看,加科思也在同时布局KRAS G12D/V抑制剂研究,目前全球还没有一家公司的KRAS G12D/V抑制剂批准上临床,这是整个制药界期待已久的难点项目,在胰腺癌和结直肠癌领域等有更大的市场空间,但可想而知,难度极大,我们也期待着这个加科思在这个领域有所突破。

布局MYC和RB等经典通路

除了SHP2与KRAS的明星赛道布局,加科思还有一系列具有广阔开发前景的产品线,覆盖若干主要和关键的癌症信号通路如MYC、RB、肿瘤免疫等。这些候选药物均有望在全球各自药物类别中成为首批上市产品,进而实现全球商业化并抓住全球市场机遇。

JAB-8263是一款新颖、具有选择性的强效口服小分子BET抑制剂,拟用于治疗与MYC表达升高有关的各种癌症类型,包括多种实体瘤及血液癌症。JAB-8263已于2020年7月获得美国FDA用于治疗实体瘤患者的IND批准,同时加科思已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IND申请用于治疗实体瘤、MF及AML。

JAB-2000是一款强效且高选择性的小分子Aurora A激酶抑制剂,加科思正开发其用于治疗各种RB1缺失的晚期实体瘤患者,特别是小细胞肺癌,有约80%的病人有RB1缺失。目前多项临床前评估正在进行,计划于2020年下半年向国家药监局及美国FDA提交IND申请。高选择性的小分子Aurora A激酶抑制剂目前全球只有Lilly(礼来)制药在临床二期,其它公司产品多数属于Aurora A和B激酶抑制剂或选择性较低的抑制剂,在毒性方面有较大劣势。

肿瘤免疫布局,针对PD1抗体无效和耐药的病人

虽然加科思主要专注于小分子抗肿瘤药物,但也在大分子抗体药方面有自己的布局,从而可以利用现有的癌症生物学专业知识来治疗临床需求有缺口的疾病(I/O)领域,目前正在开发一系列针对新I/O靶点的单克隆抗体,如在肿瘤微环境中起到关键免疫抑制作用的ATP-腺苷信号通路中的两种酶CD39(JAB-BX200)及CD73(JAB-BX100),可单用亦可与PD-1抗体或SHP2抑制剂联合使用。当然SHP2本身就属于肿瘤免疫检查点PD-1/PD-L1通路上的重要节点,期待与PD-1的联合策略能绽放异彩。

在肿瘤代谢等领域的布局

肿瘤代谢已逐渐成为癌症药物研发的一个充满前途的新领域,也是抗肿瘤药的空白领域。多年来,学术界和工业界一直努力通过干扰肿瘤的代谢通路从而达到控制肿瘤的目的。加科思的产品线中披露了针对肿瘤代谢靶点的产品开发(JAB-24000及JAB-25000等),但未公开具体的靶点。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研究领域,业界也期待着在该领域有所突破。

综上所述,加科思产品线布局非常注重其内在关联性,如各产品间巨大的联合治疗潜力及协同互补性,如KRAS/SHP2的强强联合布局。同时,加科思产品管线内多个靶点如SHP2、KRAS均曾被列为“不可成药”或难以成药的靶点,依赖其内在变构药物开发平台,背靠其成熟且优异的研发管理团队及其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加科思有望逐步成为发现和开发具有first-in-class潜力的小分子药物的全球领导者。

高效的资金利用率

对于生物科技公司而言,往往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需要不断通过股权融资获得资金以支持其庞大的研发投入,大部分公司在成立初期均不具备自身造血输送资金的能力。与其他生物科技公司一样,加科思已完成了数轮融资,共募集资金约7亿人民币左右,股东结构亮眼。根据招股书披露,公司2020年7月末的银行存款余额约为4.1亿人民币,公司亦在9月4日从AbbVie收到的4500万美元首付款,预估截止目前的银行余额基本与总融资额相近。也就是说,区别于其他生物科技公司,加科思以其高效的资金利用能力,成立短短5年时间就建立了丰富的产品线,同时基本实现了资金的“盈亏平衡”。

以“first-in-class”首创药为主的全球市场策略,以自主研发为主导的产品开发模式,代表着中国新型制药公司的一种新的全球化趋势

加科思成立以来立足全球市场,不断探索创新产品并寻求国际合作的战略赋予了公司未来超强的盈利能力,大大降低了财务风险。单以SHP2抑制剂一个项目来看,根据行业数据,肿瘤小分子创新药上市后,中国境内的销售峰值在10– 20亿人民币左右,境外销售峰值在20-50亿美元左右根据与AbbVie的合作协议,加科思将获得境外市场两位数的销售分成净利润,仅一个项目的全球年度净利润有望达到15-40亿人民币左右。得益于公司的创新能力以及清晰的战略,产品线上相信还会有更多国际合作以实现商业价值的全球化,对全球市场的分成将使得公司未来的盈利非常可观。

加科思布局创新药全球市场的战略脉络,代表着近几年来中国新型的制药公司的一种新趋势。过去20年左右,中国的新型制药公司包括在香港18A上市的生物制药公司,在中国市场的表现非常突出,如贝达药业、信达、君实等。随着中国在新药研发的资本投入、人才、新药研发的生态环境等方面越来越接近国际化标准, 同时在中国市场的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激烈,加上医保控费的价格竞争,新型的制药公司走向国际市场成为必然。近几年来,除百济神州外,天镜生物在抗体药、传奇生物在细胞治疗、加科思在小分子药的国际合作屡创纪录。业界期待着中国将有越来越多的制药公司能走向国际。

本公众号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cbplib@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篇:单抗III期临床试验失败案例及原因分析 下一篇:认识疫苗系列(2):什么是DNA疫苗?
640*60广告位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