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纳米科技-纳米资讯-纳米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技产品 » 正文
10月06日

“台湾DRAM教父”合同到期后离开紫光,坂本幸雄接任

作者 : admin | 分类 : 科技产品 | 超过 14 人围观 | 已有 0 人发表了看法
原标题:“台湾DRAM教父”合同到期后离开紫光,坂本幸雄接任

观察者网·大橘财经讯(文/吕栋 编辑/尹哲)被业界誉为“台湾DRAM教父”的高启全,2015年与紫光集团签下5年合约,一度震惊岛内。如今随着5年合约期满,他已向台媒证实,将离开紫光集团。

据台媒钜亨网报道,任职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的高启全认为,阶段性任务已完成,因此不再续约。对于后续动向,他仅表示:“之后要做自己的事,现在不方便多说,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对于高启全离开后的继任者,紫光方面称,该公司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坂本幸雄将接手该集团DRAM事业。今年2月,他曾表示,瞄准巨大的中国内需,紫光力争3年后量产DRAM芯片。

“台湾DRAM教父”合同到期后离开紫光,坂本幸雄接任

台媒钜亨网报道截图

协助成立长江存储

履历显示,高启全在DRAM(动态随机存储器)产业历练超过30年。他早年曾任职于英特尔,1987年回台任职于台积电,曾担任台积电晶圆厂厂长,1989年参与NOR Flash存储器厂商旺宏的创立。之后,他加入台塑集团旗下的DRAM事业群南亚科和华亚科,成为台湾DRAM产业的关键人物。

也正因为此,2015年高启全宣布加入紫光时,让岛内科技圈为之震惊。由于他是当时岛内跳槽中国大陆最高级别的企业经理人,岛内人士解读,其影响程度要超过当年张汝京在大陆创办中芯国际。

台媒报道指出,高启全当时在发给南亚科与华亚科员工的信里提到,加入紫光是因为面对强大竞争对手,必须结合两岸优势,共同整合全球存储芯片版图。因此,联手美光,打造美国、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存储器产业联合阵线,以此对抗三星,成为他转战紫光的最大目标。

“台湾DRAM教父”合同到期后离开紫光,坂本幸雄接任

展开全文

高启全 图片来源:台媒

但后来国际形势发生变化,紫光存储器事业方向从DRAM技术转到3D NAND上。2016年,高启全协助紫光完成合并武汉新芯及NAND Flash整合,成立长江存储,并完成3D NAND技术蓝图及产能布建。

2017年10月,长江存储宣布通过自主研发与国际合作方式,成功完成3D NAND自有技术研发;2019年宣布Xtacking架构的64层TLC 3D NAND进入量产;今年则开始生产128层3D NAND芯片。

在3D NAND产业逐步站稳脚跟后,紫光集团继续布局DRAM产业。2019年6月,该公司宣布组建DRAM事业群,由刁石京担任事业群董事长、高启全为执行长。

值得注意的是,紫光原计划2019年底在重庆开工建设DRAM事业群总部及内存芯片工厂。但日经新闻今年6月报道,在新冠疫情影响下,紫光重庆DRAM工厂的建设规划相比原计划推迟近一年时间。

因此,在紫光集团的DRAM布局才刚起步,紫光重庆DRAM工厂年底才动工兴建厂房的背景下,高启全此时选择离开,也引发业内高度关注。

“我退休了,2015年10月时跟紫光的合约就是签5年,已经期满,就退休了。这5年做的还不错,阶段性目标已经达成”,谈及离开紫光集团,高启全表示,“我已经快70岁了,人生还有很多事要做,未来要做什么还在思考中。”

72岁坂本幸雄接任

至于高启全离开后的继任者,据中证网报道,紫光方面表示,该公司DRAM事业将交由该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现年72岁的坂本幸雄,其在DRAM领域具有30余年的从业经验。

去年11月,紫光集团宣布,由坂本幸雄出任该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他曾执掌专攻DRAM技术的日本尔必达公司,但该公司于2012年破产,随后被美光科技公司收购。

“台湾DRAM教父”合同到期后离开紫光,坂本幸雄接任

坂本幸雄 图片来源:日媒

去年底,坂本幸雄在接受日媒专访时透露,他和高启全原本就是旧识。2019年,后者两次邀请他一起做DRAM,原本他担心年龄、体力不堪负荷,但又不想作为失败者结束人生,于是便接受邀请。

事实上,尔必达一度在存储器产业中呼风唤雨,成为日本“国家队”。在坂本幸雄领导下,出货量在全球一度仅次于三星及海力士,但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存储器产能严重过剩,该公司也陷入连年亏损,为求生存,坂本幸雄奔走各地,但最终没能改变被收购的命运。

谈及紫光集团DRAM的布局,坂本幸雄今年2月透露,该集团目标是力争3年后量产DRAM,他的工作就是协助达成目标。

目前,中国大陆DRAM领域主要有三家企业在布局,合肥长鑫、紫光集团和福建晋华。

去年9月,合肥长鑫总投资约1500亿的内存芯片自主制造项目投产,其与国际主流DRAM同步的10纳米级第一代8Gb DDR4也首度亮相,一期设计产能达每月12万片晶圆 。

但遗憾的是,2018年10月,美国商务部以专利纠纷为由将福建晋华加入实体清单,对其采取限制出口措施。在美国政府下达出口禁令后,晋华斥资60亿美元的半导体厂房也直接停摆。

对于福建晋华因专利问题停摆,坂本幸雄表示,将协助紫光在DRAM事业上“清白地”自主研发,绝对不会出现类似情况。此外,他认为中国半导体设备要国产化,还需要10年的时间。

坂本幸雄认为,过去DRAM市场有非常多的企业进行竞争,现在只剩下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光科技三家DRAM厂垄断全球市场,而紫光集团的目标是要推进技术开发,加入这个竞争赛道。

“台湾DRAM教父”合同到期后离开紫光,坂本幸雄接任

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DRAM厂商营收排名,三星、海力士、美光合计占据95%的市场份额 数据来源:集邦咨询

不过,他也指出,DRAM制造需要高度的整合技术,新加入者的挑战难度非常高,因此紫光集团将通过集中招聘技术人员加以突破,只是在中美贸易局势的背景下,不可否认会有不少压力。

针对坂本幸雄加入紫光,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铁流曾在文章中指出:“西方已经堵死中国通过收购外资企业获得存储芯片入场券的道路,在这种情形下,与其海外收购,还不如高薪聘请像坂本幸雄这样的人才,组件技术团队自主研发。毕竟,技术是随着人走的,人才是一家半导体企业最宝贵的财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上一篇:索尼Xperia秋季新品发布会敲定,国行Xperia新机即将到来 下一篇:优化缓冲液和培养基配制工艺来提高mAb生产效率
640*60广告位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